把办公室白骨精们打回原形
作者:zhangruixi2010 日期:2012-01-06 浏览
在白领集结的办公室、格子间里,你是做永远不被重视的鼠辈,还是成为凶猛的狼族而受人敬畏?深知西方公司文化底细的史考特。亚当斯在《其实很简单》一书中给出的说法出人意料———不做鼠,因为人人会公开打你;也不做狼,因为人人会暗中想打死你。剩下的好选择就是做“黄鼠狼”了,他们是办公室里的常胜者,因为他们总有办法像黄鼠狼一样规避危险、麻痹对手,懂得藏拙。

  作者列举了当今西方商业社会的诸多“黄鼠狼”思维模式:“如果工程师说他将简单地解释某个问题,没有人会相信。如果承包商说可以在一周内完成工作,没有人会相信。政客说他的决策不会受大的赞助商的影响,没有人会相信。”显然,这些我们已习以为常的生存把戏,隐藏其后的是办公室生活中令人啼笑皆非的矛盾,是身为上班族的某种无奈甚至悲哀。

  史考特。亚当斯是纽约哈威学院经济学学士,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企管硕士。当了17年的上班族,曾服务于科技和金融行业,他做过的银行出纳员(曾被人用枪指着头抢劫两次)、财务分析师、产品部经理及商业贷款负责人,薪水不高,经常受气。后来在太平洋贝尔公司,编号4S700R的小隔间度过九个年头。在离职前六年,他开始创作呆伯特漫画系列,他承认当时灵感主要来自于此高科技公司。

  亚当斯是利用互联网发表漫画创作的第一人,而他17年上班生涯的体验正好成为写作的原动力,因此能深刻地反映现代职场的荒诞面,广受全球上班族的喜爱。

  在作者的笔下,受追捧的都市“白骨精”(公司白领、骨干、精英),被打回原形后,多多少少都要暴露出“黄鼠狼”式的某种办公室新“世故”,而在他看来,在西方大公司里流行的这种“黄鼠狼”行径,事实上恰是人们对企业管理日益官僚化、渐失人本精神的某种反动。

  “白骨精”?“黄鼠狼”?

  
从1989年4月第一篇呆伯特漫画作品发表到今日,呆伯特及其创造者亚当斯,都成了美国文化中的符号式人物。这本《其实很简单———生存的“黄鼠狼”智慧》就是他对“办公室文明病”的再度指证。

  在这本书里,亚当斯把发生在小隔间的故事提炼出来,把各种掩饰的面具揭下来,让形形色色的上班族,尤其是那些我们常说的“白骨精”(白领、骨干、精英)们原形毕露。狡猾的上司也无处藏身。比如激励,亚当斯说:做中层管理人员就如同做一个渔夫,不同的是,渔夫有工具,比如钓鱼竿、渔网,或者炸药,而管理者,你只能说服鱼自己投降,自己上钩。所谓激励,就是不想给员工加薪,同时又让他干更多活儿的各种猫腻,也就是所谓“黄鼠狼”智慧。有个老板很绝,他告诉某员工说,他升职了。员工说我不还是做这个职位吗?老板说,不,去年公司重组。你的职位不知不觉就下降了,怎么下降的你都注意不到。现在我把你调整到你原来的职位了,这不是提升是什么?

  看亚当斯的文字,所有的上班族都不会感到陌生,甚至觉得茅塞顿开,至少,大家不会再受各种各样管理名词的欺骗。什么组织再造、客户为本、流程重整……都是黄鼠狼老板想出的花招。嬉笑怒骂之余,我们常能看到亚当斯惊人的洞察力。在世通(World Com)公司财务丑闻爆发之前,亚当斯的作品主题是呆伯特公司如何把账做乱。有人惊呼,亚当斯是不是提前知道了什么风声?亚当斯说:“人如黄鼠狼这么狡猾,这不是明摆的,还要事先警告吗?”

  常看亚当斯的书,能捕捉到时下流行的各种商业、文化、语言现象。亚当斯每天收到大量读者来信。他虽然脱离了办公室小隔间,却通过这些来信,始终与之保持联系。有时候,一些企业甚至怀疑亚当斯是不是跑到自己公司偷窥过。事实上,这种事情他真干过。他曾经化名冒充管理顾问,跑到一家高科技公司探底。后来,他顺便就把这个化名的人物转化成新卡通角色。

  看呆伯特作品的一个意外收获,就是接触到所谓的办公室英语(offlish)。办公室生活的一大特征,就是新词新说层出不穷。虽然我们学到了不一定这么去用,至少在别人使用某些表述的时候,我们不会感到陌生。换句话说,我们不会这么轻易被人“忽悠”。

  不过亚当斯的主要目的是反讽。或者说我们看呆伯特漫画的主要作用,是能够跳脱出我们的小隔间,自嘲地看看自己和周遭的人物。这也是一种缓解工作压力的方式。如果庸俗地把他的调侃与讽刺变成叫人在办公室“厚黑”的学问,教人如何去圆滑,去钻营,这就让人笑不起来了。

  同样,彻底否定商业组织和办公室生活也非亚当斯本意。有个读者在一次《华盛顿邮报》组织的专访中提到了他通过亚当斯的描述,看到了自己工作的病态和黑暗,当时亚当斯毫不客气地说:“如果你看到的是黑暗,那说明到目前为止,你看的是另一本书。”

  遛狗的黄鼠狼

  
我平时在家工作。我家附近的人喜欢遛狗。我说“遛狗”那是好听的说法,其实是他们把狗大肠内的排泄物排放到未起疑心的邻居的草坪上,我一天能收到几次发货。

  当地的黄鼠狼是这么做的:他的狗在污染我的花圃,他在一旁守望。看到有人注视,他就拿出一个小口袋,规规矩矩地把那摊东西收拾起来。但是,如果发现没人注意,等到那狗脸上不再现出费力的苦相,他就一扯皮带,牵着狗急急溜走。是的,他一看到暗示,就朝那边走了。讨厌的遛狗黄鼠狼。

  当局一向对这种犯罪很宽容,很可能是因为这牵扯到一种可爱的动物。但是,如果你想象那狗不过是一种往邻人的草坪上运粪的容器,我想你肯定也会认为无论那容器有多可爱都不重要。设想一下角色转换,你的狗在遛你。我想,如果你每天朝窗外望去,看见一个二百磅重的邻居在你的牵牛花丛里咕咕噜噜,你会立即跟当局联系。

  但是,可爱狗却可以肆无忌惮。而黄鼠狼们正是在利用我们对可爱狗管理的漏洞。